雨中的亚搏电竞app下载

  雨晴不算美丽,有点孩子气,偶尔喜欢安静偶尔吵闹。韩邵高大帅气,眼睛明亮,有着魔力般的声音,像极了人们口中所说的王子。

  雨晴从小喜欢雨天。说雨可以听懂她的心声,哭时,雨陪着她难过流泪;笑时,雨为她唱歌分享喜悦。从小雨晴就听妈妈说过,在雨晴出生的那一日,天气由雨转晴,肯定是个好兆头,所以妈妈给她取名为雨晴。

  那个夏天,穿着随便,没有一点艳丽的雨晴独自撑着雨伞走在街上。雨淅沥沥哗啦啦得打在雨伞上,开出一朵朵美丽的花,最后沿着伞边愉快的跳落在地上,仿佛是天使的降落。

  雨晴漫无目的,随心所欲的走着。路边的风景被此时的雨水洗礼着,干净而让人舒服。

  当雨晴抬头时,眼前几个字映入眼帘。那么引人注目,让人舍不得离开。甄皑咖啡屋,甄皑?真爱?珍爱? 好奇怪的名字,是最爱的人的名字吗?她若有所思的想着。

  雨晴像着了魔似的走向那间咖啡屋。 这间咖啡屋不大,装潢简单,屋内最显眼的摆设就是那件有点破旧的咖啡机,或许陪着主人已经走过无数个春夏秋冬。 几十张桌子摆放整齐,一进来香气扑鼻而来。

  雨晴深深吸了一口气。放松,安静,无忧无虑,没有烦忧,这是她对它的评价,也是她突然喜欢它的原因。

  客人较多,可谁都不愿打破这特有的安静,唯一的声音便是一曲曲优美的音乐,如流水,如浩瀚无际的天空, 辽阔,无边无际。

  雨晴选择了一处拐角坐下,顺便把她背了好多年的书包放在了一边,摸了摸书包上面的一个紫色小熊,似有所思。这个座位让人容易忽视,这也是她所想要的结果。

  一杯浓浓的咖啡,一曲动人的旋律。其实有时幸福就是这么简单,快乐,知足......

  雨晴拖着下巴望着窗外,行人匆匆,汽车带着雨水快速而过。

  “老板,三杯咖啡,两杯加糖,一杯不用放糖,快点。”一声吵闹的声音瞬间打破了原有的气氛。

  雨晴不由皱起眉头,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。

  三个男的,应该比她大一点吧。其中一个很特别,眼睛有点忧郁,头发略长,遮住了耳朵。虽然这样,但那颗闪闪的耳坠还是透过头发闪烁着,如夜空中最明亮的星星。

  韩邵个子很高,有一米八以上,白色衬衫搭配黑色西装,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,有点痞子的感觉。

  雨晴不由得多看了几眼,韩邵似乎感觉到她的目光,顺势看向她。雨晴像触电般收回了她的目光,看向了窗外,隔着玻璃看见她有点红红的脸颊。

  “小姐,请问我可以坐下吗?”

  声音很好听,很温柔。

  “可以。”

  雨晴紧张的说着。却不敢看向他。

  “谢谢”

  韩邵很快坐在了她的旁边。他看到了她书包上面的小熊,之后是沉默、沉默。

  “来了,你的无糖咖啡,韩邵”又是一阵声音,给原本紧张的她带来一些解脱。

  雨晴坐在他的旁边,如坐针毡。她知道在他面前已经失态了。

  随后,其余两人坐在了韩邵的旁边。他们聊着她几乎听不懂的话题。不过,这样也好,此时,忽略是对她最好的回报。

  韩邵起身,与此同时,雨晴也起身。

  雨晴手中的咖啡毫无顾忌的碰洒在了他的身上(www.SiandiAn.com 闪点情话网)。

  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雨晴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,赔礼道歉,用她一直随身携带的手绢擦拭着残留在他身上的咖啡。

  她越擦越紧张、慌张、忙乱。

  啪,一声巨响。

  雨晴晴身边的花瓶倒地而碎,无数的碎片就像她现在的心情,无地自容、狼狈不堪......

  雨晴再一次转身向店主道歉。

  “这是五百,碎的花瓶就当是我买了。”韩邵扶起了此时正在赔礼的她,还没有等店主发难,他替她摆平了。

  起身之后,是一阵错愕,她呆呆的看着这个刚刚还在讨厌的人。现在更多的是不知所措,也有少许的感动。

  “谢,谢谢 ”

  “不必多谢”,韩邵看着她,微笑着。

  雨晴心中一惊,他的眼神好熟悉,像是二十年前的那个人。那个总是不许别人欺负,常常让她尝尽苦头,却在她最无助的时候给她拥抱、温暖的人。

  几秒钟的时间雨晴收回了她的想法。

  怎么可能,曾经的那个人再也回不来了,再也不会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抱着她了,只是一个眼神而已,是她想多了。

  “谢谢,钱我会还给你的,请问你的......”雨晴再一次向他道歉。

  “这是我的手机号,还钱的时候给我打电话。”还没等她说完,韩邵就开口说话了,说完转身离开了。

 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,像梦一样。

  雨晴傻傻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直到店主说话,才把她从梦一样的意境中拉回来。

  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,世界清晰,空气新鲜,鸟儿欢唱,她不去想,不敢想,也不想想......

  一个星期过后。

  雨晴终于鼓足勇气打通那则电话。

  “喂,请问......”

  “今天下午三点那间咖啡厅。”

  “嘟,嘟,嘟......”

  和上次一样不容她说完,那么霸道。

  时间变得拖拖拉拉。

  雨晴每隔十分钟看一次手表,每隔半个小时再看一次手表。她不知道自己已经看了多少次。

  是否是迫不及待想要再次见到他。

  是否是仅仅为了还清他的钱。

  又是否是期待着什么......

  两点三十分,雨晴提前了半个小时。时间慢悠悠的走着,消耗着她的忐忑不安。

  三点,韩邵准时的出现了。

  还是一身的西装,还是一样的打扮,还是一样的表情,还是一样的人。

  韩邵还是坐在了雨晴的旁边。像是随时可以保护她。

  雨晴从包里拿出了五百放在桌子推向他。

  “谢谢,你上次的帮忙。”

  韩邵没有出声,气氛凝重起来。谁都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  “能陪我出去走走吗?”韩邵小心翼翼的说着,深怕她会拒绝。

  雨晴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他,雨晴刚想拒绝,他的眼神那么忧郁,那么难过,那么让人心疼。

 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,只是肩并肩走着,没有尽头,没有终点,有的或许是希望时间停止, 只是此时此刻。

  韩邵转身面对着她,看着她,眼睛很温柔。突然,雨晴的心疼了一下,又是那个让她无法忘记的眼神,

  雨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眼睛,想要更多的掠夺。

  韩邵已经轻轻的把她拥入怀抱,“别动,让我歇歇可以吗?”他抱着她,不想放手,生怕她消失。而雨晴不知所措,心跳的厉害。

  就这样,他们紧紧拥抱着对方,花草树木为他们跳舞,鸟儿为他们唱歌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......

  几分钟之后,韩邵放开了她,微笑着说“回家吧”。

  韩邵送她回家,临走时告诉她“我明天过来找你,有话要说。”

  “嗯,好,我等你。”

  雨晴看着他越走越远,直到看不见,她转身回去了。

  天空蔚蓝,像海洋一样宽阔。

  这是雨晴和他第三次见面,可是都已经三次了,为什么还是紧张?她问自己。

  可却找不到回答,因为雨晴也不知道答案。

  嘀嘀,汽车声打破了正在发呆的雨晴。

  韩邵摇下车窗,打开车门,走到她的身边,牵着她的手。

  “上车,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  雨晴任凭他拉上车,离去。

  是一片薰衣草,馥郁的紫蓝色小花,淡淡清香,在阳光下是那么迷人。

  雨晴呆住了,此时、此地、此人、一分钟、两分钟、三分钟......

  她不知道过了过久,鼻子酸酸,眼泪在眼眶中打转,雨晴不敢多想,深怕眼泪挣脱而出。

  她不敢相信,她不敢去想,他不敢奢望......

  回忆被点燃,燃烧着最初的记忆。

  曾经在她很小的时候,有人在她生日的时候带她去过一片相同的地方,那里有她最喜欢的薰衣草。

  韩邵突然抱住她,紧紧的抱住,只能越抱越紧,“对不起,我回来了。”

  听着耳边的人说着,雨晴的眼泪再也不受控制,两行热泪顺着脸颊翻涌而出,

  他是雨晴唯一的玩伴,她是韩邵唯一想要一辈子保护的人,难道曾经说过的童言真的是无忌吗?难道曾经的相伴真的那么不堪一击吗?

  雨晴有好多疑问,好想问问眼前的这个人,为什么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,为什么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没有,为什么有人说是离开出国,而有的人却说是得了重病不治已经离开了人世。

  当初的她不知道该相信谁,不知道该问谁,只能躲在屋里哭,因为雨晴知道每次她的泪水总是能得到他的拥抱,可这一次雨晴哭了好久还是不见人影,没有踪迹。围绕她的只有冰冷的泪水和孤独的泪痕。

  雨晴有好多问题想问,却不知该如何问起。现在的她心如绞痛,无法平静。

  “对不起,我回来了。对不起,我回来了......”至始至终唯一听到的一句话就是这句“对不起,我回来了”一直在耳边回荡,久久不肯远去。曾经雨晴不知道用了多久的时间学会接受,学会没有他在身边的日子。

  好不容易慢慢愈合的伤口,被一刀刀撕开,像是万只蚂蚁撕咬一般,痛到骨髓,痛到没有知觉,被掏空一般,痛彻心扉,雨晴不敢相信他回来了。

  麻木的神经,一刻也不敢松懈,深怕如同梦一般的玩笑被现实吵醒。

  雨晴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的,不知道韩邵是怎么安慰她的,或许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吧。

  晴空万里,对于雨晴来说简直就是嘲笑。

  眼带梨花,阴雨绵绵。

  雨晴应该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,很想知道韩邵二十年所发生的事情,弥补自己已缺席的关于他的好与坏。

  “喂,我想见你,想知道当初到底出了什么事,也给自己一个可以彻底放下的理由。”经过三天的考虑时间雨晴还是打通了他的电话。

  “好,那明天我去接你,一定要等着我。”电话另一边的韩邵深出一口气,这三天的时间甚至比这二十年还要长,深怕雨晴不会在搭理他,深怕二十年的等待换来的是永不相见。

  还是那个地方,还是熟悉的咖啡屋,还是熟悉的位置,还是熟悉的旋律,唯一不同的是原本熟悉的陌生人却变成陌生的熟悉人。

  “你还好吗?对不起,当年的不辞而别,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已经太晚了,我不奢望你能原谅我,我只希望我还可以像小时候那样可以陪着你,我......我......”

  “好了,我不想听你道歉的话,只想知道当初你不辞而别的原因,其余的与我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  “我们不要这样好不好。”韩邵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,试图得到对方的原谅。

  雨晴的眼泪不由得已经涌出了眼眶,忍都忍不住,往事一幕幕在脑海里翻涌,她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,只能听着他说着。

  “二十年前,在我过生日的当天,妈妈说是要给我一个惊喜,然后带我去游乐园,结果在去游乐园的途中发生了车祸,妈妈为了救我当场......”说着当年的事,场面在一次重演,

  声音哽咽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。

  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当年你发生了这样的事。”

  “没事,那时我头部受到重创,昏迷不醒,醒来的时候,看着白色的床单,闻着刺鼻的消毒味,才知道已经在医院了。头剧烈的疼痛,什么都想不起来,不知道自己是谁,脑子一片空白,最后是医生从手机里找到了我家人。”

  “后来呢?”雨晴关切的问着。

  “当时身受重伤,爸爸为了让我接受更好的治疗,才决送我出国。就这样在脑海里只有爸爸的情况下在美国生活了十年,为了不让我活在伤痛当中,爸爸给我改了名字。在那里结识新的朋友,开始新的生活,爸爸也从没向我说过以前的事,每次向他问有关妈妈的事,爸爸总是什么都不说,只是独自流泪,我也就打消了再问的念头。”

  韩邵喝了一口水之后,继续说着“一次无意间整理衣物的时候发现了那个紫色毛绒小熊,当我看到那个小熊的时候,头却剧烈的痛了起来,手里紧紧攥着一个紫色毛绒小熊,我不知道那个毛绒小熊代表着什么,它或许对我来说意义非凡。脑子里闪过了一些儿时的模糊记忆,为了那个紫色的毛绒小熊,我一个人回到了曾经居住过的地方。”

  “你突然不见了,我找遍了每一个有我们回忆的地方,可最终的结果就是一无所获。”雨晴难过的说着,心里是充满了着急和无助。

  “是爸爸封锁了关于这件事的消息。所以没有人知道情况“

  “等我再回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已经物是人非,什么都没有了,为了彻底恢复记忆,在那里呆了将近一年,随着渐渐想起来的那些残缺记忆,头痛也越来越严重,不得已,才又离开,后来通过治疗恢复了记忆,我也通过别的渠道向别人打听过关于你的事情,可是一无所获。直到今年才回国。”情绪平息过后,他述说着那个不堪回首,满是伤痛的过去。

  “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呢?”

  “半年前,你是不是投过一份简历。”

  “是啊,一份简历怎么能证明我就是你要找的人。”

  “二十年,那是多长的时间啊,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一样,自从发生了车祸,我就再也没有过过生日了。”

  “你......”

  “那天你去面试,我就在隔壁,看着似曾相识的面孔,却不敢相认,我怕那不是你,更害怕说出之后你接受不了,从此远离我,我好不容易找到你,真的很害怕失去你,后来我通过你的个人信息找到你曾经所居住的地方,也知道了你早已搬离了曾经有我们所有回忆的地方。你录取了,为什么没有去上班啊。”

  “我......”

 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,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尤其是雨晴,更不该说些什么,当初信誓旦旦的非要让他说出个所以然来,现在说出来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多年来对他怨也埋怨着他的诉说,一点点瓦解,一点点得到原谅。

  “你”

  “你”

  两个人同时说着,想要询问些什么。

  “我们还能回到小时候吗?”韩邵小心翼翼的问着。

  “我从来没有忘记你。”雨晴浅浅一笑低头说着。

  时间过得很快,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半年。他们和其他的情侣一样每天约会,看电影,这看似简单的事情,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么来之不易。

  其实越是知足常乐越是事与愿违,也许老天嫉妒他们的亚搏电竞app下载了吧。

  “ 雨晴,雨晴,你怎么了,醒醒。”韩邵抱起昏迷倒地的雨晴,慌忙地奔向了医院。

  “雨晴你不会有事的,雨晴你不会有事的。”现在不知该怎么办的韩邵,只能坐在椅子上低头为雨晴祈祷。

  “谁是雨晴家属?”医生站在抢救室的门口喊着。

  韩邵听到,着急的跑向医生,“我是,医生,她怎么样了?”

  “她是肺癌,晚期”。

  医生的话如雷贯耳,韩邵一下子失了神“不可能,不可能,怎么可能。”

  几分钟之后韩邵才缓过神来“医生,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,求求你救救她吧。”

  “已经太晚了,癌细胞已经扩散了,其实半年前就已经诊断出来了,唉,当时医院就要求她住院治疗,可是她......唉,好好陪陪她走完最后的路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半年前就已经......”此时的韩邵彻底瘫了,脑子一片空白。

  那时他们才刚刚相认,怎么可能,事情太过突然,韩邵心里已经彻底的瓦解,奔溃了。

  病房内,雨晴躺在那里,那么安静,韩邵轻抚着雨晴的头发,雨晴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
  “对不起,恐怕以后的路我不能陪你了。”眼角的泪打湿了雪白的枕边,雨晴软弱的声音,每个字都刺痛着韩邵的心。

  “雨晴,不怕,我会永远陪着你的,不怕啊。你看我们的小熊这不是一直在一起吗?我们也会一直在一起的。”韩邵颤抖的声音安慰着雨晴,手里握着他们儿时的信物。

  雨晴的病情越来越糟糕,韩邵深怕她一觉不醒,想喊醒她,又害怕吵到她,只能一夜一夜的陪着她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雨晴终于睁开了眼睛,看着眼前消瘦而又颓废的韩邵,忍不住流下了眼泪,为什么老天爷这么不公平,让她饱受病痛折磨的同时还要让韩邵再受一次失去挚爱的痛苦,对于这样的结局她宁愿再也没有遇见韩邵,宁愿受苦的是自己,雨晴甚至有点后悔当初与韩邵的相认,如果他们没有相认,最起码现在韩邵不会痛苦。

  “雨晴,你醒了,你哪里不舒服,医生,医生”韩邵担心的询问着,生怕雨晴有什么不测。

  “韩邵,没事,”雨晴拉着韩邵的手。

  “你能帮我一个忙吗?”雨晴脸色苍白,她知道自己已经坚持不住了。

  “别说一个,十个我都帮你办到。”韩邵小心翼翼的扶着她。

  “我想看外面的雨,去我们小时候经常玩的地方想在荡一次秋千,咳,咳,咳”。一口鲜血染红了雪白的床单,窗外的雨也在为雨晴哭泣。

  而雨晴又一次晕厥过去,韩邵知道这次雨晴是快支撑不下去了。

  “好,好我现在就带你看雨,去带你荡秋千。”韩邵已经哭了,这是第一次他在她面前哭出声音,不顾医务人员的阻拦。

 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,打湿在韩邵脸上的不知是泪还是雨。韩邵抱着她一直跑,一直跑......
分页阅读:1 2 3 4 5 下一页
本页手机地址:http://m.siandian.com/aiqinggushi/30550.html